【群众工作】与你相遇好幸运,我的热合买提江老哥……
2018-08-31 11:44:19      

我叫邓晓辉,来自伊犁州都拉塔口岸管委会。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海努克乡琼布拉克村住户期间,遇到了我那又憨厚又忠实的维吾尔族老哥哥热合买提江·力吉提,今天就说一说我们之间的那些小故事。一片热土七月的琼

我叫邓晓辉,来自伊犁州都拉塔口岸管委会。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海努克乡琼布拉克村住户期间,遇到了我那又憨厚又忠实的维吾尔族老哥哥热合买提江·力吉提,今天就说一说我们之间的那些小故事。

 

一片热土

七月的琼布拉克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炎热,遮天蔽日的白杨把阳光挡在了树叶筑就的绿城外。马路上天然形成的树林隧道,风悠然地穿过,很凉爽很惬意,有些春天的况味。7月3日,作为都拉塔口岸住户小组的领队,一踏上琼布拉克村的这片热土,一股回家的亲切感油然而生。因为,我又可以和日思夜想的热合买提江老哥聊家常、叙友情、话团结、展未来了。

热合买提江今年64岁,对47岁的我来说是一个标准的“老哥”。老哥年轻时上山打草一条腿骨折过,留下轻度残疾,走路有些跛,也有些吃力。老哥很坚强,很勤劳,硬是拖着残腿把一双儿女拉扯成人,现在已经各自成家。和老哥盘腿促膝坐在大炕上,酽酽的民族情在滚烫的奶茶中升温,浓浓的兄弟爱在喷香的馕饼里氤氲,两只手握在一起,彼此增进着力量,世间再没有比这更融洽、更温馨的场景了。

 

一棵杏子树

老哥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果树:苹果、梨子、核桃、山楂,最显眼的就是那棵杏树,树身已长到水桶那般粗,高过屋顶的一倍。

我到老哥家的那天是3日的傍晚,正是麦熟杏黄的时节,夕阳西下、晚霞溢彩,熟透的杏子在霞光的映照下金汁欲滴,成熟的气味经晚风的手传送到鼻子里清新怡人、香甜欲醉。我仰头看着树上的杏子,一股甜涎在舌根下打转。

老哥好像知道我的心思,一瘸一拐地踱过来。他拖着一根3米多长的杨木杆,在杏子树下稳稳地站定。木杆在他手中努力地、一寸寸地升高,等升到极限时,老哥对准树上杏子最稠密、成熟度最好、个头最大的一根枝用力敲下去,几颗肥硕滚圆的杏子应声而落。

可能是没有达到老哥的最高标准,他把脚缓缓翘起,那只残腿的脚尖在翘起的过程中显得更迟钝、更费力,我似乎觉得他整个身子在颤巍巍地倾斜,我已经做好了一旦有变,马上跳过去扶住老哥的思想准备。老哥毕竟经历过各种环境下的历练,他的身体不但没有歪倒,而且牢牢地挺住。他再次擎起木杆、又稳又准地对着那颗满树最理想的杏子而去。杏子落地的一瞬,我掏出纸巾,把不由自主涌出的几滴泪揩干。

老哥弯下腰,捡起那颗最大的杏子,用干净毛巾细细地擦着,然后,双手递到我手掌上,亲切地说了句“吃吧,甜着呢。”

是啊,真甜!这颗杏子,带着老哥哥的手温,饱蘸着深厚的民族情谊,在我的嘴里、心里、血液里、灵魂里,泛滥起一股股柔情蜜意。

 

一件T恤衫

老哥由于身体原因,生活上虽说能过得去,但绝对算不上很富裕。以往我每次来,总是给他带几身衣服,新买的也有,穿过洗干净的也有。老哥平时由于农活忙和家务事情多,他的衣服总是有些脏乱。老哥穿上我给他的衣服,再洗干净脸,顿时变得精神了、利落了,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我的老嫂子喜滋滋地围着他转,左瞧瞧、右看看,挑起拇指连声说“亚克西”。

我这次来由于匆忙,没顾得上买衣服,在超市专门挑了老哥喜欢吃的几种蔬菜和水果。再说,菜买回来,也方便老嫂子做饭。虽然我每次都说“随便吃点就行”,然而我那耿直又热心的老嫂子总把家里最好吃的端给我,催着我吃这吃那,往我碗里搛肉。

正在我品尝美味之时,老哥忽然从箱子里取出一个装帧精美的纸盒,双手捧在我面前动情地说:“老弟,每次都是你给哥买衣服,这次,哥也给你买件衣服。”我连忙摆手推辞:“哥,不行,你的日子不宽裕。”“不贵、不贵,心情、心情。”“哥,还是你留着自己穿。”老哥见我坚辞不收,有点动容:“只许你给我买,不许我给你买?再不收,就是嫌弃我买的不好。”

我那又憨厚又忠实的老哥哥,质朴得就像脚下琼布拉克村的土地,敦厚得就像远处的乌孙山,外表冷峻内心热情似火。还能说什么呢?我不能辜负了老哥的一片真心,“哥,我收下,也收下你的一份深情!”

临睡前,我把T恤衫试着穿了穿,大小、肥瘦很合身,说明老哥已经打量我身材好久了,我分明看见老哥一颗跳跃的爱心。

 

一支红歌

我的老哥热合买提江经常边干活边哼唱维吾尔语歌曲,虽然我听不懂唱的什么内容,但我听得出来那曲调很优美很抒情,有时像小溪潺潺,有时像夜莺轻啼。有一次老哥在收拾牛栏时又哼起小调,他哼得极其投入又极其忘情,那些牛羊似乎也被他感染,忘记吃草竖直耳朵听他唱歌。

我知道了老哥有唱歌的爱好,闲坐时我就带着他唱“红歌”。

别说,老哥还真熟悉一些红歌,《东方红》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《打靶归来》《洪湖水浪打浪》唱得有模有样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我们俩合唱《东方红》。

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,他为人民谋幸福,他是人民大救星……”我唱得高亢,保持着部队作风军人风格;他唱得低缓,保持着乡村性情农民气质。然而我们合作很和谐、默契,像经过精心排练。那一夜,我们把星星唱亮了、把风唱醉了,把兄弟感情、民族情意唱得更稳固、更坚实了……

琼布拉克村,我的兄弟在这里、我的亲人在这里,我的足迹在这里、我的灵魂在这里。琼布拉克村,你是我今生今世永远的家。(都拉塔口岸管委会  邓晓辉)

上一篇: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代表团来都拉塔口岸调研考察

下一篇:幸福就像“跑”着来的